阶段时间内的品牌传播预算总是有限的,而品牌传播目标却又是艰巨的,如何让自己的每一分钱都能获得最佳的投资回报率呢?难不成将一分钱分割成N个等份,每个等份都相同,在每个媒介上不偏不倚的全接触点出击吗?

  媒介格局正不可逆转的走向多元化。
从报纸、广播、电视、杂志、DM,到互联网的网络广告、社区论坛、搜索引擎、博客、即时聊天工具、网络游戏、富媒体和窄告,从户外广告、车体广告、楼宇电视联播、商超电视联播等到手机新媒体的出现,媒介格局一刻不停的变化着。它的变化给我们广告主和广告代理媒介组合投放策略的选择带来了新的困惑。
阶段时间内的品牌传播预算总是有限的,而品牌传播目标却又是艰巨的,如何让自己的每一分钱都能获得最佳的投资回报率呢?难不成将一分钱分割成N个等份,每个等份都相同,在每个媒介上不偏不倚的全接触点出击吗?

  广东华帝的老总黄启军有一个“一把盐”理论,他认为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果将一把盐平均撒在几碗汤里,会导致每碗汤的味道都不足,还不如将一把盐集中放在一个汤碗里,那样起码还能有一碗足够味道的好汤喝。
黄启军用“一把盐”告诉了我们一个很真实的道理,在有限资源约束的条件下,应注意将有限的资源集中投放到最有价值的一个或几个关键环节。而我们在多元媒介格局下的媒体投放组合的选择,正是要找寻这样的一个或几个关键的传播接触点,然后根据在这些接触点寻找合适的沟通策略。

寻找品牌传播的关键接触点一般用问卷调查法、深度访谈法和情景式跟踪调查法三种方式结合进行。在整个企业的品牌塑造流程上,这个环节是第二波调查,位于前列的第一波调查是为了确定品牌的目标消费群体、核心目标消费群体和品牌诉求点规划。
在第一波调查中,我们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了我们所要集中精力和资源打动的人群,也知道了应该用什么样的品牌和促销诉求点来打动他们。接下来我们只是想知道,我们应该如何接近这部分人群,并按照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与他们取得深度的双向沟通。

  上面所列举的三种方式将对这些疑问进行全面解答和展现。在问卷调查阶段,我们可以通过“您通常什么时候购买”和“您通常在哪里购买”之类的问题对购买的时间地点进行确认,还可以通过VALS模型对目标消费者心理价值观进行清晰刻画。
当然,了解这些远远不够,接下来我们应该召集其中的一些典型的目标消费者代表进行圆桌深度访谈,访谈将主要围绕“您通常会接触哪些媒体”“您对这些媒体的那些版面、内容和形式会比较关注”“您在卖场的所见所闻”等话题进行展开。

  事实上,通过前面两个阶段的调查,目标消费者一些基本的接触和沟通偏好我们已经大致了解,但这种了解有时并不可靠,因为访谈者有时会用一些错误的信息误导我们,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对上述调查结果进行最后的求证,就是情景式跟踪调查。既然是跟踪调查,那么就必须象间谍一样,不要被研究对象察觉到了。在跟踪过程中,我们应着重观察目标对象在卖场的行为,他(她)们的生活和娱乐方式,他(她)们一天内的行动地图和时间分配等,所有这些纪录都将如实的纪录在调查案本上。

  第二波调查折腾下来,通过三轮调查结果的比照,顾客在哪些接触媒介上接触频率最高、接收信息的效果最好也就一目了然了。然而,我们应该警惕的是,我们说目标顾客接触频率最高、接受信息效果最好的媒介是关键接触媒介,却并不意味着它就是我们理想的与目标消费者进行深度沟通的媒介接触点,也就是说,我们进行媒介投放时,并不一定会选择它们。
因为我们还需要比较几个关键媒介的千人传播成本,千人传播成本指的是受众量为1000人单位时所花费的投放成本,一般以企业用于该媒介的投放预算除以该媒介的有效受众到达量即可求得。千人传播成本指标在媒体投放策略制定中至关重要,千人传播成本越低,意味着可能的媒介投资回报率越高。
于是两相比照之下,我们便可找出真正的关键接触媒介了。真正的关键接触媒介必然是目标核心消费人群接触频率最高、接受信息效果最好、千人传播成本最低的媒介,在“三最”的组合原则下,企业在该媒介上的投资必然可以获得最优的投资回报率。
我们可以看到,这一过程并不复杂,可是我们的广告主和广告代理们却总是在寻找关键媒介接触点时投机取巧,凭着感觉和自以为是的“经验”一带而过。

  现在江南春领导的分众传媒上市了,无数人便开始蜂拥投奔分众媒体,将全部身家压注在了分众传媒的楼宇电视联播网和大卖场电视联播网等新媒介上,丝毫没有扪心自问一下对于自己的品牌目标核心目标消费者而言,“接触频率是否最高”“接受信息是否效果最好”“千人传播成本是否最低”的“三最”原则是否已经过关。

  总体感觉而言,我们的营销运作仍然抱持着相当侥幸的赌徒意味,这股赌劲丝毫不差于曾经标王们的一掷千金之“勇”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